引入廉價而質優的亞洲醫生

December 6, 2010 at 11:46 pm | Posted in 醫療融資, health care | Leave a comment
稿

對香港《新報》評論之回應

香港醫學會十分關注《新報》於十二月三日所刊“新論”中對於我們的指責。此評論的最後一句提及,“假如港府可以打破香港醫學會的壟斷,引入廉價而質優的亞洲醫生(當然只限於公立醫院,私家醫院則不准),這才是最有效的解決香港醫療問題的政策。”我們認為,這一言論存在諸多事實錯誤。基於公眾利益的考慮,我們有必要進行澄清。

 

首先,香港醫學會是一個非政府組織,既無力管轄頒發執業牌照之事宜,也無權決定哪一國籍的醫生可以在香港執業。只有香港醫務委員會是獲得授權,可以依照《醫生註冊條例》頒發醫生執照的官方組織,且醫委會中百分之五十的成員是由任命產生。

 

香港一向給予行醫者最大程度的執業自由。香港早有既定機制容許外國畢業的醫生參加由香港醫務委員會定時舉辨的醫生執照試。經考試評核合格者可在本港公立醫院進行有薪實習,實習結束後若獲得公立醫院或任何私營機構的聘任,通常可獲准留港註冊執業。本港註册醫生若擁有外國核準的專科資格,可向香港醫學專科學院申請評定該資歷,達標者亦可向香港醫務委員會之教育及評審小組申請註冊成為專科醫生。

 

對於公立醫院稀缺的專科醫生,通常可獲一個有限度註冊,以便留港執業,這也包括現在急需的麻醉師。

 

如今,超過一千名畢業於香港以外地區的醫生已通過執照試,並在香港執業。香港醫學會有三名會董亦是於中國大陸畢業,而其中兩人現為公立醫院的高級醫生。

 

在試圖利用亞洲其他國家的醫療人手時,應考慮這一手段是否有悖道德?那些欠發達的亞洲國家投入數以百萬計的資金培養醫生,他們自己的國民不也應該擁有足夠的醫療人力資源嗎?

 

公立醫院若確實缺乏人手,這一問題便值得深入研究。為什麼有醫生在公立醫院完成培訓後,甚至還未完成時,就選擇離開?為什麼醫院管理局數年前向受訓醫生提供經濟獎勵,企圖誘使他們遠離公營部門?(我們的一個會董在辭職時獲發一百多萬元港幣)。在決定是否增加醫學生數量之前,我們是否應該先進行一次嚴格的人力資源調查?如果沒有足夠的職位去訓練醫生,憑什麼去增加其數量?

 

過去媒體所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民眾希望確保高質素的醫療人手。在缺乏嚴格的醫療知識評估機制下,允許外國畢業生來港行醫,不會對市民有任何益處,實際上,這將是危險的。

 

我們希望通過這一聲明使問題得到澄清。今後,在涉及香港醫學會的相關事務時,如若媒體在對事實不熟悉或沒有把握時能先與我們聯絡,我們將不勝感激。

 

李福基醫生

義務秘書

香港醫學會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

 

Advertisement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